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邪恶与善良】【作者不详】

【邪恶与善良】【作者不详】

        生世之迷
  
  我一惊下从沈思中醒来,入目的,是母亲气恼的脸。

  哦,对了,此时我还身处皇宫内室呢!

  屋里就母后、蜜阿姨和我三人,我因对薇薇安诱奸之事败露,正被母后训斥呢。
  “啊……母后……你说什么……我……我什么也没想……”我急忙分辩着,不过我慌乱的样子,已说明女王刚刚对我的一番训诫,自己丝毫就没听入耳。

  “你……你这个孽子……”女王气苦已极,竟流下泪来。

  “妈妈……你……你不要哭……”我心中一紧。

  蜜阿姨瞪了我一眼,摇头叹道∶“你这孩子啊……”说着,又对女王劝解起来。
  ……

  蜜阿姨虽是狐人族,却生有天仙国色的脸蛋,魔鬼凸凹的身材,多年来深受女王宠幸,已贵为撒法尼王国内务大臣,更是撒法尼王国人类统治者与兽人统治者处理关系的纽带。

  撒法尼王国分两部分,东部是斯布雷皇家直属的领地,西部则是“伦巴”兽人自治领。

  此时蜜阿姨是伦巴兽人族长老,对斯布雷家统治野蛮的兽族有很大帮助。
  平日里蜜阿姨与母后情如姐妹,对我更是视如己出,十分疼爱……

  嘿嘿……大概从五岁开始,我对蜜阿姨的招呼方式,便是一记猛扑,扎入她温香的怀里,呵呵,在那里,我能感受到她那丰硕的波霸胸脯……那柔软的弹性……嘿嘿……

  也不知是何缘故,蜜阿姨从未婚配,而母亲自从先父比尔兹亲王死后,也不再续弦……

  ……

  “母后,我错了,您……罚我吧……”我假意哭道。

  母亲怔怔看着我,良久,又流下泪来,道∶“……你、你这般顽劣,叫……我……我如何……向你亲生父亲交代啊……”

  “亲生父亲!……”我大惊∶“母后,你说什么……”

  “科娃姐姐,你……”蜜阿姨扯了扯母亲的衣袖。

  女王泪眼模糊,对蜜阿姨道∶“阿蜜,事到如今……也就告诉了他吧……”说着叹息一声。

  “……你……听过莫拉拉莫斯这个人的名字吗?”母亲沈痛望着我道。
  “莫拉拉莫斯,传说中的”千屠者“,那个单人屠杀数千战士的勇者…”我惊呆了。

  “啊,他就是你的父亲……”女王伤感的道∶“原本我与他……与他……反正就有了你……可是十五年前,你父亲遭逢大难,唉,从此下落不明……”

  “我父亲是莫拉拉莫斯,那个传说中的英雄吗……”我狂喜的说道,不禁站起身来。

  母亲叹了口气,身体轻轻颤慄着,又流下泪来,蜜阿姨急忙把她扶持住,竟也是泪眼模糊。

  看蜜阿姨神态,不会也对我的勇者老爸那个……

  嘿嘿……我老爸原来是个无敌的勇士,不行,我要去找他,我要亲眼见见自己那个神勇的父亲,我不禁暗暗下起决心。

  十数年了,竟然发现自己父亲另有其人,而且是被人民尊崇的勇者,为一个女人斩杀数千神殿骑兵的叛逆者,我打心底下感到兴奋莫名。

  “多年来,我和你蜜阿姨四处打寻你父亲下落,唉!可是毫无所获……”母亲轻叹道∶“唉……你父亲留给你的,只有你佩戴的那个蛋白石坠子而已……”

  “坠子……”我惊呆了,打开自己胸前衣襟,便看见自己胸口挂着的蛋白石了。
  那蛋白石质地圆润,色泽鲜亮,是我打一出生,便被母亲强行带上的,原来竟还有这番意义。

  母亲在蜜阿姨耳边轻说了些什么,蜜阿姨转入内廷深处,再出来时,手中多了把精致的古纹金剑。

  母亲执起那长剑,端详半晌后将它递入我手中,道∶“这是你亲父生前的爱剑,帕米纽卡之剑,你……你拿去吧,以后你……你看见这把剑,就多想想你父亲,他一身忠义武勇,你……你不要给她丢脸……”说着泪如雨下。

  可恶,我怎么给他丢脸了,哼,我暗想着,却不禁细细把玩着手中的名剑,心情逐渐激昂起来。

  ……

  其实我天资不差,但是贪玩好色,唉,平时不喜修习,剑术枪法,都只是一般而已。撒法尼王国拥有大陆最强大的飞行部队“斯布雷龙骑兵”,厚甲骑兵们乘在巨大的高地飞龙身上,手持长枪,实在强大无比。

  我作为斯布雷家的继承人,继承有天枪迪奥努斯的圣血,结果,我却发现自己有惧高症,因此不敢驾御飞龙,嘿嘿嘿……说来还真是丢人得很……

  反正我除了“淫”和“邪”,没有什么特别的专长呢。

  ……

  其时我缠着母亲,只想多打听点父亲的事迹,哪知母亲与蜜阿姨都是心情极差,不愿与我搭理,要将我赶开。

  临别时,母亲对我摆了摆手,道∶“你对杜德克家的女儿那样,我不得不册封人家为王妃了……唉……你这就下去吧,唉……这一年,你就不要出宫了,给我好好闭门思过……”说着苦叹连连,显对我失望已极。

  我晕,她随便一句话,就判了我一年禁闭,晕……

  不行,我还要出门,去找寻生父呢!

  我还待向母亲求饶,却已被两名铁甲卫兵架了出去。

  ……

  冒险始动

  傍晚,在床上把姬娜与蒂斯干得娇慵欲死,二女带着香汗的身子在旁边沈沈睡去,我却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。

  把玩着胸前的蛋白石,一时心念起伏,便起床穿衣,在烛光下细审那柄古朴的金色长剑。

  这曾是父亲的爱剑吗?可真是把好剑啊!剑梁沈厚,剑锋锐利,剑背光滑如镜,连剑柄处都装饰数颗宝石。

  于是我持剑而起,挥舞数下后,心情激荡。

  再瞥见剑刃上一个个细小的缺口,嗅到剑身上隐隐的血腥之味,更令人热血沸腾,暗想当年死于此剑之下的乱贼叛党,只怕不计其数。

  眼前,不禁浮现出父亲驰马仗剑,厮杀于万军之中的情景……

  不行,我不能待在这里,我要出宫去,到中土世界去,去寻找我的父亲。
  嘿嘿……又听说中土美女如云,嘿嘿嘿……顺便我也多收她几个,嘿嘿……
  想着想着,心动不如行动,我穿起爵士装束,怀揣一包金币,便打算上路。给母亲写个留言,羊皮卷上书道“自己要出宫寻父,希望她不要挂念”云云。

  刚行出内室,却发现院门处守着两只重甲熊人,满脸黑毛,身材高达两米以上。
  两熊人并排门口,拦住我出路,道∶“吼,拉姆扎殿下……吼……女王陛下有令,没有她的亲笔手谕,不准放您出宫……吼……”(吼∶拟声词,熊人发出的呼吸声)

  “呸……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挡我去路……”我怒极出拳,又是飞腿,怎奈熊人身体结实已极,又穿戴重甲,根本不惧我厮打。

  两人牢牢把住院门,任我出手击打,只不让我出门。

  我打了几拳,踢了十几脚之后,直到手脚发痛,熊人却安然无恙。

  可恶!可恶……

  “好……好……你妈妈的,你们狠……”我怒骂∶“你奶奶个熊……”
  “吼,拉姆扎殿下,我奶奶本来就是熊……吼……”熊人甲傻乎乎的道。
  “我也是,我奶奶也是熊……吼……”熊人乙也道。

  “你们……”我差点没气晕过去。

  原来兽人族以强壮为荣,其实熊人虽有智商,却不如熊的巨力,因此对熊非常崇拜。此时我骂他们奶奶是熊,岂非是对他们的大大赞扬。

  而且上次我禁闭之时,曾数次凭借近身殴斗击倒两名侍卫,从而逃出宫去,此刻蜜阿姨吸收教训,她也是狡猾得紧,换了两个经打的重甲熊人看门,让我无法强突出去。

  面对两只魁梧兽人,我又无法可施,恼怒中眼珠转转,便改变策略,恐吓两名熊人道∶“哼,你俩知道吗,我是未来王储,嘿嘿,你们今天敢挡我去路,不怕将来老子登基为王,剥了你们的熊皮……嘿嘿……”说着对两熊人狞笑不断。

  哪知两名熊人傻乎乎站立不动,仍挡死我道路,翻着死鱼眼僵持道∶“蜜将军说了,无论如何不能放您出去,吼,有什么事她给我们担待……”

  晕,他们还威武不能屈呢……

  接连受挫,无奈下我再换策略,从怀里取出大把金币来,道∶“好吧……好吧……两位大哥,只要你们放我出去,这些金币就是你们的……”

  霎时间,两熊人死死瞪着双鸟眼,看着那金币不放,良久,他们却惋惜的摇了摇头,道∶“不行,蜜将军有令……如果我们受你贿赂,就砍我们脑袋……”

  晕,他们也富贵不能淫也……

  蜜阿姨,真有你的。

  “好……好……你们有种……”我气得七窍生烟,将金币收入怀里。

  正颓丧间,却瞥见两熊人的死鱼眼睛,仍紧紧盯着我怀中的金币不放,心念电转,登时又生计策。

  其时一枚金币,足抵熊兵一月的俸禄。而两熊人见我大把金币,早就觊觎不已,只是限于上头严令不敢受贿……嘿嘿嘿……这样啊……有破绽!……

  计上心头,我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,对两熊道∶“你们两个,真是恪忠尽职啊,既然你们这么努力,不行……我得给你们赏钱……”

  “真的……”两熊人大喜已极,吐出了舌头。

  “不过,我今天……只打算打赏一位真正强壮的勇士……给他十枚金币。”我高傲的道。

  “十枚金币……强壮的勇士……”两熊人登时激动起来。

  熊人甲∶“我很强壮,我很强壮……”

  熊人乙∶“我是勇士,我是勇士……”

  两人争吵起来,口沫横飞……

  “打住……打住……”我喊停两熊人,装作为难的道∶“这样吧……我看您二位都是强壮的勇士……唉!只不知……打起来的时候,谁会更强壮一点呢?”

  “我……”“我……”两熊登时开始争吵,越吵越烈,不久竟扭打起来、越打越疯。

  “好……好……你们好好的打一场吧,谁赢了,谁就是强壮的勇士,我就给他赏钱……”我得意笑着。

  在兽人族内部,争斗搏击是家常便饭,此刻两熊人受我挑,又事关“强壮的勇士”的荣誉,他们当即互相拥搂,打得不亦乐乎、热火朝天、头破血流。

  不久两熊翻爬滚打,越打越投入,越打越过瘾,早不顾我这旁人的所在,嘿嘿嘿嘿……

  院门,登时打开,我目睹着两熊人斗得越来越凶,哪里还会阻拦我离去,心中暗喜,大声道∶“你们两个……用力啊……打得好啊,加油,加油,回头……我给你们赏钱……”说着,已疾溜出大门。

  “吼……吼……”“哈……哈……”两熊人不断粗喘,继续他们的斗殴。
  ……

  我刚行出几步,发现前路一个俏丽苗条的身影闪过,躲入道旁花树从中。
  “谁……”我见那身影眼熟,便追入树丛去。

  时值花香四月,矮树间开满粉红鲜花,望之鲜艳妩媚,而花树之下,却是一个窈窕少女,暗绿长发,雪白肌肤,浸水美目,身处花丛之中,竟有人比花娇之感。

  “薇薇安,是你?”我冷哼一声,漠然看着她。

  是这小娘皮,哼,就是她出卖,害得老子被关一年禁闭。

  “拉姆扎殿下……”薇薇安面色本就怯弱,此刻看着我冷漠神态,杏目中已有泪光。

  “哼,薇薇安,你不听我的话,就把我们的事告诉了你爷爷,是也不是?”我冷笑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薇薇安急道∶“我不是有意的……昨天回去之后,我……我又……又流了血,后来……后来……被妈妈逼问出来的……”说着,竟哭了出来。

  哦,原来如此……

  我笑了笑,行过去,挑起她美好的下颔,道∶“今天你怎么会在这里……”见她面色娇羞,便道∶“你想我了,便过来偷瞧我,是不是……”

  被我言中,薇薇安登时羞红了脸。

  哼,小娘皮,失了身还这么害羞。

  我望着薇薇安绝美的脸,忍不住亲吻了她的樱唇,对她说了自己将要远行之事,当然我远行目的寻父云云,是不能告诉她的。

  “……那……。殿下……你……什么时候回来……”小美人儿闻言,面色发白。
  我叹了口气∶“最少……怕也要几年吧……”

  “殿下……你……”小美人儿登时急了,玉手伸来抓住我手掌,道∶“你要离开了,从此不理薇薇安了么……”

  我微微一愣,道∶“……当然不会的啦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那……薇薇安也要去……”薇薇安急道,大眼睛直直盯着我,满是期盼。

  其实,薇薇安略通点搏击,能用点光系回复魔法,不过这种少女带在身边,实没什么作用。

  再说,我找我老爹,路途遥远,你去干嘛?

  正要拒绝,却看见她绝美的风姿,苗条的身子,又见她右手食指上此时竟戴了个蓝宝石戒指,心中一荡,淫虫作怪起来。

  其时大陆少女到了十六岁之后,就要举行成年礼,礼毕后她们会戴上蓝宝石戒指,能够使用低级水系魔法“护元”,能作寻常避孕之用。

  嘿嘿嘿……薇薇安那天被我那样……嘿嘿嘿……这避孕戒指自然是提前戴上了……嘿嘿嘿……

  把她带在路上……嘿嘿嘿……我就能……嘿嘿嘿……慢慢开发她不成熟的身子了……嘿嘿嘿……

  于是我同意了,唉。

  我真是个色魔。

  于是二人偷偷溜出王宫,找一家武器店,给薇薇安配备了张小十字弩,又到裁缝店给薇薇安换了几套棕黄色游侠装和皮靴、披风等等。要不然她那身大小姐装束,能出远门吗。而自己一身爵士装束高贵得体,又轻便实用,就不必换了。

  买了两匹好马,于是我藏起金剑帕米纽卡,带上一身轻装的小美人儿,连夜出得皇城,便开始了我们的冒险旅程。

 艳旅

  旅途中的趣事,是非常多的,特别是一男一女结伴相游,而这对男女又那么年轻,而趣事,常常发生在晚上……

  我拐带着薇薇安出了王城,策马奔西南方向而行。

  其时我怀揣大把大把的金币,潇潇洒洒,一路上四处游荡,花钱如同流水,有美相伴游山玩水,享尽艳福。

  薇薇安破身不久,自不堪挞伐,于是我苦忍好几天。

  到这日傍晚住进帐篷,燃起篝火,火光下,看着薇薇安的娇艳容颜,怯怯柔情,心念大动,于是魔爪探出,已将小美人儿抓入怀里。

  轻吻她的脸颊,黑手探入她衣领腰间,便开始解除她的衣装。

  “……殿下……你……”薇薇安在我的怀里挣扎着,晶亮的美目中满是乞怨神色,可怜的道∶“不要……殿下……我……我身上的伤……还没好呢……”

  我冷笑着,双手已探入她衣内,继续操作,直挑逗得女孩儿娇吟不已。
  剥光衣服,我显出自己的峥嵘分身,看得薇薇安一阵子的颤慄……

  “嘿嘿……薇薇安……今晚我可以放过你,不过有个条件……”我冷笑着。
  “条件?”小美人儿有点吃惊的样子。

  于是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,薇薇安听完,满脸讶异,犹豫的看着我的分身,道∶“可以这样做么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那里很脏啊……”

  “薇薇安……”我沈下了脸,道∶“作我的女人,就要听话哦!”

  薇薇安看了看我,有点委屈的样子,在我面前可怜的伏下身子,小巧的红唇缓缓凑到矛头的顶端,啜吻了起来……

  瞬时间,只觉一种温滑柔软的感觉包容着自己,如此一个美人在身下劳作,更激起我的无限激情。

  薇薇安轻吻了两下,大眼睛擡起来,试探的看了看我,我回以“温柔”的一笑,对她以示鼓励。

  得到嘉许,美丽女孩儿甜甜一笑,更卖命了,她小小的舌头舔动着,臻首探下,深喉将我的性征彻底吞入,然后又吐出……

  嘿嘿……小娘皮还很上道儿……嘿嘿……我冷笑着,更加兴奋了,一手扶起她的脸颊,抽动插入起来……

  “嗯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小嘴支撑不住我巨物的肆虐,女孩儿羞脸上一副的难受样儿。

  我更加亢奋了,几下抽动之后,把少女推到在地上,解开她的游侠装……
  最后,薇薇安象牙儿般的美体,终于再次裸盛在我面前。

  当我擡起这位子爵小姐羊脂般的美腿,玉杵直待叩关之时,子爵小姐低低哭了出来∶“……殿下……你……说过今晚放过我的……”(薇薇安是侯爵千金,世袭子爵)

  “哦,我真的说过了吗……你确定?”我冷笑。

  嘿嘿……那晚,我还是没能放过她,我又一次享用了湿润狭窄的小穴。
  结果,第二日薇薇安几乎不能走路,连骑马也只能坐在我怀里。

  于是我们一边行进,一边享乐,常人五天行过的路程,我们却要花十余日。
  再者,空中时有一拨拨的龙骑小队飞过,令我不得不隐藏躲避。

  想必母后得知我私逃出宫,必然大为着急,因此派遣龙骑兵四下飞行,追寻我行踪。

  其时撒法尼王国地处博卢尼亚大陆极北,与中土世界高山峻岭相隔,从撒法尼进入中土,只能从王国西北的“刚卢”城出关。

  这日,我们来到某个小镇,距刚卢城只剩十里了,其时镇中到处张贴告示,言道∶近来小镇附近悍盗贼出没,提醒往来过客小心云云。

  在酒馆打尖时,被酒保告知∶悍贼之中,有四名远近闻名的江洋大盗“高原四雄”,他们平日里整齐出没,劫财劫色无恶不作,而且他们所劫客旅往往屠杀乾净,不留活口。

  据说四雄之中,老大是只牛头怪,名唤“大雄”,有万夫不当之勇,老二老三是对淫亵无比的半人羊兄弟,专喜奸淫人类妇女,老四是只半人马,也凶悍淫邪得很。

  照酒保所述,那四贼实凶狠已极,频繁活动在通往刚卢城的小道上。

  听得这个讯息,我心中直打冷突,而薇薇安更是面无人色。

  “殿下,我们……还要去刚卢城么……”薇薇安惧怕的道。

  “当然要去了,几个毛贼算什么……放心吧!薇薇安,我会保护你的……”我豪爽的道,心中却直打鼓。

  薇薇安听见我的豪言壮语,又对她难得的体现出保护照顾之意,立时面泛喜色。
  于是二人离开小镇,往西南向的刚卢城行去。

  一路上,我生怕遇上盗贼,兢兢颤颤,带着薇薇安策马胡乱急行,结果慌乱中几次走错路线,绕远路绕到夜晚时分,才回到主道。

  天色极黑,我们无奈下扎起帐篷,正待休息,突然身旁巨大的山岩上传出几声厉啸,蹦蹦跳跳跃下四个高大身影,将我们两人两马团团围住。

  马匹受惊嘶鸣,薇薇安尖叫着躲到我身后。

  我倒吸一口凉气,环顾这四人,见果然是一只牛头怪,两只半羊人,一只半人马。

  他们就是“高原四雄”!!我大惊失色。

  呜呜

  呜呜…………

  ……难道我要把心爱的少女交给淫兽?

  天色灰暗,小路之畔,四个高大魁梧的身影,奸笑着把我和薇薇安包围在中央。
  只见身高近三米的巨大牛头怪,头顶弯弯巨角,浑身褐毛,手中那巨大钢斧少说也有几百斤重,灯笼般一双牛眼死死盯着我身后的少女,鸡蛋大的鼻孔不停的喘着粗气……

  我晕,他就是“高原四雄”中的大雄吗?我的妈呀……好恐怖……我……我是不是在作噩梦……

  我环顾左右,是两只黄毛半羊人,他们人首羊身、直立持刃、长着蜷曲的双角,尖尖的马脸上满是淫邪无比的淫笑,啧啧连声的打量着我身后的薇薇安,胯下的兽皮包裹的巨物,竟已勃起了……

  他奶奶的……这两个畜生……

  它们就是二雄和三雄,看情形,性淫的他们对薇薇安很感兴趣,几乎忍不住便要扑上来奸淫可怜的少女……

  截住我们后路的,是“高原四雄”中性格最冷静的半人马“四雄”,他下身是白毛的马体,上身赤裸,手持标枪,静静瞪着持剑的我。

  我和薇薇安,瞬时如同被四匹夜狼围困的小白兔一般……

  悍贼当前,我早被吓得浑身发软,审视情形,我只怕不敌四雄中任何一人,而且这些恶贼抢劫钱财不算,杀人不眨眼,今天,只怕是我们九死一生,妈的,可恶……早知不要出宫就好了,老子大可继续作淫邪王子,玩尽撒法尼美女、花天酒地啊……妈的,我真是犯贱,好好的干嘛出宫寻父……现在死定了……呜呜呜……

  看着凶狠残忍的牛头怪大雄,我差点没吓得哭出来……

  这……要是在做梦就好了……呵呵……对……这肯定是在做梦……呵呵……
  身处险境,我竟胆怯的麻醉起自己来了……

  “殿……殿下……怎……怎么办……”一个轻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身后的薇薇安粉脸煞白,冰冷的小手从后面抓住了我手掌,把我从混乱的自闭状态下唤醒……

  心下痛哭了出来∶呜呜呜……今天死定了……早知道,平时多练练剑术就好了……呜呜呜……

  回想起往日蜜阿姨教我练剑的情景,我只顾贪蜜阿姨美色,占她丰腴身体的便宜,哪里好好练过剑了,现在看来,真是报应不爽……呜呜呜……

  看了薇薇安一眼,见她如水杏目,赛雪肌肤,衬上暗黄色游侠装,腰系牛筋皮带,脚蹬鳄鱼皮靴子,多好的美女……

  可怜的小薇薇安,15岁的她长得花容月貌,还是未成熟之身,今天,也只怕会被几个淫兽活活玩死……

  妈的,可恶……这么好的美人儿,老子还没开发完全呢……怎么能死去……
  我咬牙切齿,看着薇薇安的美貌,心中胡想连篇,竟想到条奸计。

  嘿嘿……把薇薇安这小美女送给他们……嘿嘿……说不定……他们就会放我条生路……嘿嘿嘿……

  薇薇安虽然可爱,嘿嘿……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……

  脑中不禁浮现出四个淫兽蹂躏可怜少女的情景,我差点流下口水来。

  想着想着,“啪”我给了自己个耳光,不是因为自己的想法太卑鄙,而是这个想法过于幼稚,哼哼……高原四雄残忍无比,即使我交出薇薇安,自己也是死路一条。

  再看看那半羊人淫邪无比的表情,我心中暗惊不已,听说半羊人不仅喜奸妇女,还好男风……晕……说不定他们还会对我XX……呜呜呜……某些方面我还是处男呢……

  那种情况的话……我……我还是自尽好了……

  “嘿嘿嘿,臭小子……快把你身后小妞儿交出来……嘿嘿嘿……”半人羊中身材略高的二雄淫笑道。

  半人羊三雄道∶“……还有……交出你身上所有的钱……嘿嘿……我们可以考虑放你条生路……”说着,已缓缓向我靠近。

  我看着淫笑着的半人羊兄弟,眼珠转悠,急思对策。

  牛头怪手持大斧,对严谨持剑的我视若无睹,它的灯笼眼直直瞪着薇薇安,彷彿一块到嘴的肥肉,淫笑道∶“喔喔……好美艳的小娘儿……嘿嘿……老子好久没见这么美丽的人类娘们儿了……嘿嘿……今天一定要干她个爽……”说着伸出了牛舌舔舔嘴唇,硕大无朋的下体勃出了它的兽袍……

  妈的……真是禽兽……

  “嘿嘿……今天……我们四兄弟,又能开开荤了。”人马四雄也尖声笑道。
  看来,薇薇安已成了他们的众矢之的。

  于是四兽越逼越近,薇薇安与我背靠背而立,无路可逃。

  我苦思着对策,眼珠子乱转,猛然间瞥见四兽一张又一张淫邪的脸,心中突然一亮……

  淫邪的离间计
 
  四兽人缓缓靠近,薇薇安待用小弩射击,却被我用大手按住,又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两句,薇薇安微微犹豫,被我瞪了一眼,才勉强点了点头。

  当下大雄牛头怪拿巨斧,四雄人马持矛,二雄三雄半人羊仗剑,不断向我靠近。
  “……慢着……慢着……”眼见大雄高高举起大斧,就要向我劈下,我急喝道。
  “哦……你想求饶吗?”大雄冷笑道∶“没用的,我们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
  “唉……”我假惺惺的叹了口气,道∶“我自知今日必死,可是……我有个请求……”

  “我们不必满足你任何请求……”大雄又举起大斧。

  “住手,谁都不要动……”我冷冷一笑,一把揪起薇薇安的秀发,将她挡在自己身前,用金剑架在她粉嫩的玉颈上∶“你们再靠近,我就杀了她……”

  虽然已有交代,薇薇安仍是惊惧不已,娇呼出声。

  猜不到我有这一手,四雄登时止步,他们可不想奸尸,因为那种事情太也没有乐趣。

  “……好……你有什么请求,说说看……”大雄瞪着我怀中的美人儿,气喘如牛,沈声道。

  “嘿嘿……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我冷笑着一手探出,扯着薇薇安的衣领用力一逮,霎时间纽扣纷断,在薇薇安的惊叫声中,她上身的布衣被我扯落大半,软润的玉兔、洁白的粉颈、柔滑的背脊纷露出来……

  香肌雪肤,樱桃蓓蕾……

  四兽陡然见此香艳的情景,登时目瞪口呆,口水直流。

  “……殿下,你……”薇薇安玉颊绯红,想拉破衣遮体,却被我拉住小手。
  “嘿嘿……这个少女是我新得到的性奴……”我揪起薇薇安的秀发,道。
  薇薇安摇头挣扎着,我急附耳过去,细声佯怒道∶“薇薇安……你不听我的话,小心我不要你了……”薇薇安当即美目含泪,不敢挣扎。

  “性奴……”四兽人惊呆了,土匪一般的他们,哪里知道这般的风月妙语。
  “不错……嘿嘿……这个性奴有多种妙用,比如说……”我一手持剑,一手扯开自己衣裤,露出茁壮的巨龙,然后一按薇薇安的香肩,上身半裸的少女当即就跪了下来,娇靥正对着我的龙头。

  “薇薇安,快……就像昨晚对我那样……”我低低道。

  美少女跪在地上,咬着嘴唇儿,杏目含泪看着我,内中满是羞恼气苦神色,此情此景,哪里肯作。

  “薇薇安……今天我的性命,就交到你手上了……拜托你……”我对薇薇安低语着,又给少女一个痛苦的神情。

  当众如此作为,薇薇安无限委屈,瞥了我一眼儿之后,她玉颊带泪,细小的舌头,已舔上我的龙头,鲜艳的红唇,啜着渐渐坚硬的龙身……

  如此情境,如此施淫,我不禁亢奋不已,看着那目瞪口呆的四个蠢兽,心中更是信心十足……

  “哥哥,她……竟然能这样做,好……好爽……”半人羊三雄流着口水道。
  “是啊……”半人羊二雄呆呆望着场中情景,吞了口唾沫。

  “好……好个性奴……”大雄牛头怪更是粗喘不已,牛眼发红,胯下阳物勃出半米来长。

  其实“高原四雄”作奸犯科,奸淫之事作过不少,可女性如此的依顺之乐却从未见过,登时大为心动。

  薇薇安跪在地上,玉手抚捏着我的腰臀,艳红的小嘴不断把我的巨龙吞入吐出,黏湿的唾液将巨龙染成鲜红色……

  看着薇薇安的乖巧样儿,我全身都在发酥,当下对大雄叹了口气道∶“唉!我今日…是肯定要死在四位大侠手中了,只可惜我这个可爱的性奴无人接手。”

  “我要……我要……”

  “……我们要……”

  四雄亢奋起来,争相呼喊着。

  “可惜啊,我这性奴有个习性……”我假惺惺叹了口气,道∶“她一生只愿服侍一个主人,否则临死不从……”

  我一边抚摸薇薇安的柔软脸蛋,感受着她微拢的秀唇给我龙根带来的无比快感,一边继续言道∶“唉,可惜啊,你们有四个人,唉,我死之后,实在不知把她留给谁才好……唉……”

  “……我……”“……我……”四雄争相叫嚣,慢慢凑到一块儿争吵起来。
  我则继续享受薇薇安的服务,淡看风云……呵呵……

  良久,四兽吵得混乱不分之时,突听大雄暴吼一声,狂吼道∶“嗷嗷……都给我住嘴……那女人,是我的……吼……”

  四兽中大雄最为强壮,也是头目。

  此时他对其余三雄喝道∶“这女人从此是我一个人的,你们不准吵了……”
  见大雄如此强霸,二雄激动不已,怒道∶“……老大……你可不能这样……以前我们兄弟打劫……得到女人,都是大家一起享用的……”

  大雄怒极,狠狠瞪视着二雄,手中大斧缓缓举起,道∶“怎么,老二,你对我独享这个女人……有意见吗?”

  二雄打了个冷突,急忙闭上了嘴,但他看往大雄的眼神中,却满是恶毒。
  大雄又瞟了三雄与四雄一眼,两者也是愤懑不平,却不敢发作。

  牛头怪大雄巨吼一声,狂笑道∶“哈哈……这个女人……只有我这样的猛男才配拥有……”说着向这边大步行来。

  我不禁紧张了……

  哪知牛头怪刚行出两步,突然身体一颤,原来斜刺里二雄纵跃扑来,冲入大雄怀中,他手中利刃,顿时直直插入大雄腋下。

  “嘿嘿,你……仗着自己是老大,就想独食么……”二雄突施暗袭得手,得意冷笑。

  可大雄并未即死,腰下鲜血迸流,大雄狂怒,右手巨斧反手挥出,二雄瞬时变为两段。

  “……哥哥……”三雄见兄弟惨死,颠怒如狂,纵身跳到大雄肩上,扣住他的牛头,长剑从肩侧上插入他体内。

  牛头怪命硬已极,惨呼连连并不即死,他一爪抓出,揪住三雄的身体,与他缠打,这时四雄奔驰而上,手投标枪也重重扎入大雄后背。

  “啊,老四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也暗算我……”牛头怪暴吼。

  人马冷笑∶“嘿嘿……老大……今日你想独食,我很不同意……”

  牛头怪怒极,猛地反手投出掌中巨斧,劈向四雄人马。

上一篇:【太子成长记】全下一篇:【女鬼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