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淫诗艳曲大荟萃】

【淫诗艳曲大荟萃】

              淫诗艳曲大荟萃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 前言:

  喜爱文学的朋友,当然知道唐诗、宋词、元曲这古代文学三大瑰宝。

  一般情况下,熟悉诗、词的朋友可能多于对曲的赏析。

  众所周知,元代的骚人墨客、雅人高士在以剧曲大师关汉卿、王实甫等为代表,集诗、词精髓,分化发展了又一脍炙人口的散曲文学体裁系列,使其在古典文学领域里,占有着极重要的地位;至明代汤显祖、冯梦龙等,又在元代的基础上,继暴露、抨击封建礼教与政治黑暗上,更有所挥洒发扬。

  随着散曲、杂曲等在元、明时期的蓬勃发展,留传下高度艺术水准的剧曲经典自有不少;而坊间、乡里的俚歌、鼓词、唱曲、更应运而荣,除吟风弄月外,在妓院、酒楼、茶肆盛行的淫靡唱词、艳情小曲,自然随着明代日盛的情色文化而长足发展。(如金瓶梅、肉蒲团等,即出自彼时。)为请各位粗粗领略该类艳曲一叶,在下参照相关程式为构架,尽可能使用当今的习惯用语,曲牌名称则予略去,胡诌乱扯几段,奉达各位台前,也算是换个口味,尝尝另种情趣。尚有旧存几乎面目全非的艳曲残篇,经校勘改编,也一并呈奉祈求指教。(既是古代形式,虽系艳曲,也不免有些含蓄之处,略作些注释,方便诸位理解。)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《情哥哥》情哥哥,且莫把奴身来破,娇滴滴的小东西1,只可凭你摩挲;留待那花烛夜,还是囫囵一个。鲜嫩嫩红蓓蕾2,只可让哥偷看半波3;别用强,也莫锄凿,倘不然,一霎时,怎禁得,春水要氾滥滂沱。

  咬紧牙,一再把哥那手儿推却。黄花女哪抗得疯哥哥,樱桃唇,丁香舌,险被哥咂破;肚兜儿、裙腰儿硬给褪落,三两下,又把俺小衣4儿来撕破。

  羞煞俺,双眼闭,只把那火烫的腮颊儿,偎紧着情哥。红粉青蛾5方初绽,玉体冰肌遍婆娑。哎哟哟!禁不住虫咬蚁行酥蚀骨,不由得芳心春锁尽开却。
  情哥哥,疯哥哥,使劲搂着心肝的哥。双乳任哥咂,腰下莫乱摸;俺这黄花一朵,终是给哥来留着。

  俏哥哥,爱哥哥,奴家苦央求,哪里肯听得。指尖儿划,手心儿摸,俺女儿家哪受得这撩拨。啊呀呀!周身绵软骨节散,腹底流火汩溘溘。唉唉!狠狠心,银牙儿险把樱唇咬破,管它的,什么这个那个全抛却,随你这疯子哥哥去胡作。
  款摆腰儿拱在哥下颔。哟!好个坏哥哥,风流手段教女儿家怎受得,奶奶儿舔咂得鼓鼓胀,嫩豆儿6咂成樱桃两颗,钻心痒,惹春火,痴迷无力可奈何;心肝宝,爱哥哥,莫不成,非把女儿家奶水咂出才放过?

  白净的肚腹儿舔不够,舌尖子又滑到花窝窝7;呀!琼浆濡漓芳草地,嫩蕊花房玉露渤。啊哟哟!心肝哥,舔得俺,花瓣儿8翕翕,骨梢儿咯咯;你看看,弄得俺那朵小花花,湿淋淋犹如水浇过,汗巾9儿洇成湿疙瘩,铺单十成了水沱沱,这褥子上一大片,明朝怎跟俺娘谎骗过。

  阵阵酥,丝丝麻,不由得腰儿晃,臀迎合,恨不得,心肝哥,快把舌尖钻进里头朝花心儿戳。啊呀呀!怎受得了这折磨!这折磨!飘散了贞心一缕,丢落了三魂六魄。哎!哎!还说什么花烛夜,哪管它囫囵一个。狠着劲,搂紧情哥哥。
  抬臀曲膝箍牢心肝哥,一心任着你使疯撒泼,快把女儿家身子一口吞,也尝尝怎个的成仙入魔。

  注:

  1小东西:乳房

  2红蓓蕾:阴户

  3半波:意为不可看一眼,只能一瞥的看半眼。

  4小衣:女子内裤

  5红粉青蛾:处女赤裸的身体

  6嫩豆儿:乳头

  7花窝窝:阴户区域的部位

  8花瓣儿:大小阴唇。

  9汗巾:女子擦拭汗水污脏的贴身的丝质品,约50厘米见方。

  十铺单床单《偷情》系列之四月上竹梢,人声寂寥,爹娘早早睡了觉。楼院无声,回廊悄悄,闩门关窗,红烛高烧。慌得心儿扑扑跳,偎着情郎撒开了娇;小哥哥,脸堆笑,指尖儿刮俺小脸低唤不害臊。假装着恼,满身的娇,连捶带擂,好一番打情骂俏。

  小哥哥把小女儿轻声叫,你有阴,我有阳,恰好相交;难道说,玉女金童就不能红鸾照1。心肝宝,你还不知道,知道了,定然就难熬。大哥哥,说什么红鸾照,哥有意,妹有情,便是那月下老2,男女事,阴阳交,咱嫩蕊黄花自是不知道。俏妹妹,莫慌张,别高声叫,待哥慢慢来疏导。情哥哥,女儿家,玉晶莹,当怜莫狂暴,慎小心,察四方,提防俺娘来撞着。3情话绵绵柔似水,春心盈盈逐浪高。急匆匆,忙搂抱,情切切,唇相交,丁香窸窸4,玉津淘淘;啜不尽的甘露,咂不厌的香梢5。臊红煞脸儿双眼闭牢,由着情哥哥狠劲嘬个饱。

  嗯?!调皮的手儿,悄悄把俺衣襟儿撩,呀!拽断俺肚兜兜,竟把奶奶儿又是揉来又是挠;哟!说不清是痒,道不明的躁,酥酥麻麻,钻心搅肺,可怎么着3;好哥哥,快罢手,别瞎搅,小女儿这心尖里痒得好难熬!

  风流郎哪能听进了,变本加厉,手段学得忒老道。偷解开红罗衫,把俺肚兜儿一把就甩掉。啊哟哟!挣开了哥搂抱,双手捂着胸跟腰,羞得俺,恨不地缝钻进去躲牢。坏心的哥,这白净女儿身子可只给哥你见着3,羞得俺,通体火烧火燎,今晚这女儿身子定难保,无奈只把凤眼紧阖牢。

  情哥哥,真风流,花样俏,俯下脸,噙住俺奶奶红樱桃;又舔又咂,学个娃娃吃奶把俺来践糟。哎呀呀!千只蚁虫儿钻心窝,火烫的奶头就像熨斗烙。吁吁喘,心猛跳,筋酥身软绵无力,头晕目眩火燎燎。乖哥哥,别胡闹,敢情把女儿家咂出奶水才算了?!你看看,又是咂,又是搔,这个揉过那个撩,俺这小奶奶哟,立时胀成大馒包!拨一拨,跳一跳,两只白兔儿尖翘翘。

  搂紧着哥哥连声叫,爱哥哥,心肝宝,别胡搞,俺女儿家实在受不了;突然间,一阵激灵拱起了腰,肚腹里麻辣辣似火烧,禁不桩隘的一声叫,双股抽筋猛哆嗦,一溜子热浆它就冲出了花苞苞6!俺那小衣7浸成水里涝,粘答答,热焦焦,顺着尻8儿,把铺单9也湿成一片小水潦。

  悠悠忽忽云里飘。一手按紧哥的头,一手箍住哥的腰,奶奶偎贴着哥的脸,唉!这两颗红樱桃,任你嘬,任你咬,情愿教哥吞到肚子更加好。春心荡,魂飘渺,香汗涔涔,青丝乱绕。狠下一条心,怕什么俺娘来瞧到,那天王老子来了俺也不讨饶。

  昏沉沉,神寥寥。风流郎,鬼花梢,得寸进尺,暗暗把女儿家裤带偷解掉;猛觉察,双手拦,推不了,又惊又怕,急得直把情郎叫,什么男女阴阳交,刚才就都熬不了,再不想‘知道、不知道’。

  小情郎,哪肯听唠叨,一下子,罗衫儿扯;两下子,小衣儿撂;衣衫一甩,翻身把俺来压倒。俺那娘哟!这个白净净,那个赤条条,教小女儿脸蛋儿羞破,芳心儿疯跳;慌忙里,扯不动锦被儿,揽不到红罗袄,缩着身儿,偎紧这坏透的心肝宝。手蒙哥双眼,央求声娇娇,可怜俺这黄花女,可别乱摸又乱瞧。

  风流郎啊,心肝宝,箭在弦上刀出鞘,东撺两挪十好逍遥。啊哟哟!这个狠心郎,奶奶儿吮得鼓翘翘,管什么腌臜10,哪顾上腥臊,小肚儿舔过,又把个舌尖子往俺股里撬;捭擘着花瓣瓣11,又是抠又是搔,溜溜儿就舔进俺腻乎乎的粉嫩小花苞。

  噢呀!噢!酸煞痒煞,后搐着腰肚儿无处逃,夹紧双股银牙儿咬,抵不住针刺电麻花芯儿跳,涓涓浆水湿淋淋漂;疯了的心肝宝,这玉露琼浆,你狠嗢猛嘬的吞了多少!弄得俺,魂灵儿三番五次出了窍。那管俺女孩儿家,昏糟糟的受了受不了。娘呀!教小女儿可怎么着3!咬紧牙,低声叫,心肝宝,你好坏的嘴,舌尖又像镖和刀,再咂、再舔、再深挑12,小妹的魂儿,你可就再也找不着3。
  好妹妹,哥的心肝小娇娇,揪心乐趣方初始,咱俩今晚红鸾照,金童玉女神仙会,勾魂情致你还末全晓;小娇娇,曲起腿,抬臀再挺腰;情娇娇,你是头一回,哥是第一遭,待那玉杵刺破花中蕊,桃红李白,便令娇娇你骨酥神消!别惶恐,忍住叫,疼一霎,瞬间了13;纵然是销魂蚀骨、气散心啁14时刻到,咬紧牙根也别大声叫,让你爹娘听见可不得了。爱意浓,情火高,从今后,管教俺心尖尖上的小娇娇,天天盼,夜夜要,空度一天也难熬,也难熬。

  注:

  1红鸾照鸾:凤凰类的鸟,鸾凤和鸣:谓之夫妇。词意:男女夫妇成婚之礼。
  2月下老:专司男女婚配之神,俗称月下老人。

  3着(阳平声)怎么着:怎么办之意。

  4丁香窸窸:丁香:舌尖。亲吻时舌尖相互伸缩纠缠状。

  5香梢梢:尖。舌尖意。

  6花苞苞:阴户

  7小衣:女人内裤

  8尻(kao):臀部

  9铺单床单十挪(ruo)阳平声:搓揉

  10腌臜(anzan)阴平声:不洁净。

  11捭擘着花瓣瓣(baibo):掰开大、小阴唇。

  12挑(上声):挑逗

  13了:结束

  14心啁(zhao)阴平声:心跳杂乱状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以下四首系经校勘改编,曾在其他论坛发表过:

  《偷情》系列之一

  罗衫乍褪,露尽酥胸雪白;云鬓半斜,羞展凤眼娇睐。唇含豆蔻,舌吐丁香,玉体横陈拥郎怀。好个勾魂的手儿,将奴家摩挲得周身酥痒难挨。哎哟!惹厌的手指溜入来,竟把奴的花瓣儿乱掰;哟!湿漉漉的教女儿家羞得怎消怀。

  挡不住蜂颠蝶狂,黄花嫩蕊堪怜爱;柳眉儿颦,蜂腰儿摆,哪禁得雨骤云驰、浪涌风裁;花心儿动,花蕊儿开,销魂蚀骨魄散去,涓涓春水泉涌来;藕臂横施,粉腿箍绕郎腰外;绵软娇无力,唤郎恣意爱。

  《偷情》系列之二

  粉脸相偎,香肌迎凑;玉臂交挽,双腿紧缠郎腰后。横下心思,把女儿身子尽付郎消受;好个风流郎,女儿胸前红樱桃,怎禁得又舔又揉;麻得俺,火热的浆浆儿,立时冲出胯外头。

  复接朱唇,丁香再逗,巍颤颤轻接玉杵,羞答答半蹙眉头;臊得俺,只侧着脸儿,闭眸承受,风紧嫩柳岂胜摆,春深锦箨迭次抽。哟哟!

  痛得俺,连呼:可别顶到心里头。

  青丝散乱钗横斜,香汗淋漓气咻咻;痒得俺,骨节儿酥散魂灵儿丢;恨不得,把情郎都吞进肚里头。正是个:乍入巫山梦,云情正稠;混沌楚峡雨,春心难休。
  《偷情》系列之三

  携手入兰房,解红妆,上玉床;腹儿相偎,腿儿相傍;好个风流郎,咂得俺,两乳酥酥麻麻春心荡。狠下心儿,愿把女儿身尽委情郎。

  忍住了痛,却耐不住酸痒,且把那腰儿拱,臀儿仰,灵根一凑周身爽;恰似那:粉蝶迷花,戏水鸳鸯,锦被里头翻红浪。

  丁香舌吐琼浆蜜,柳腰款摆云鬓纩;低声嘱:莫太狂,从今后,鹅黄褪尽,嫩蕊尽赋小情郎;休忘却山盟海誓,莫误了月漫花窗;依旧是剪声为号,灭烛无光,暗渡入陈仓。鸳衾凤枕,愿与郎,夜夜相亲共厮傍。

  哎哟哟!怎奈郎,这般地狂抽急捣,俺只得,拼却女儿家弱体来挡;一会儿,眉眼儿乜斜;一会儿,魂散魄荡;说不出的痛,道不清的痒,点点猩红,片片白浆;胯下湿淋淋,好不羞臊难当;软得俺,昏沉沉,无从思量。

  呀呀呀!好个风流的贪花郎,还不肯把奴身儿放。看看哟!已是:烟横庭竹,月斜回廊,鸡鸣头遍,唉!真个是:夜短情长。直盼着,月上东山,再望花窗。
  《俏冤家》俏冤家,一去了便杳无音信。你去后,便把奴的心尖尖勾尽!哪一天不在那门前门后,暗地里瞅出瞅进;空搂着锦被儿,睁大着眼儿难睡,念佛求神,直到那鸡叫了头遍、月牙儿西沉。

  愁只愁,爹妈管得紧;恨只恨,情郎这天煞星,别是负了心。教俺担惊受怕的冤家哟!怎不来得难寻,惹得俺,心头春火烧得一阵紧一阵。

  俏冤家,你想煞了俺!今朝来到。喜孜孜,连衣儿忙搂紧着郎腰,直教俺,浑身上下立时堆满俏;双股里是痒还是酥,裤裆儿立时湿潦潦,心尖尖里尽是那虫儿又叮又挠。

  搂一搂,愁便解;抱一抱,闷巳消。纵不能跟心肝郎,乐个通宵,急匆匆,豁出小命,快把那凤鸾交,即便是一霎时,浇浇火也是个好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 后记:

  散曲源自民间,是诗、词发展至元代,以新的姿态形成一种文学形式;与词相比,大同而小异,大同者皆为长短句;词有词牌,曲有曲牌,两者调名有的相同,且字句亦相近。所异者,散曲用韵密于词,几乎句句用韵,平仄可互押,允许另加衬字,(本文内套曲衬字加了不少)既适合于演唱,也与生活更行贴近。
  与词的经历相同,也渐跟音乐脱离,成为独特的文学体裁而步入诗歌之林。
  由于形式为民之喜闻乐见,在骚人墨客风雅正统的散曲行列之外,坊间、楼肄和乡里等自是酝酿浪词艳曲的另一土壤,诸君所知《十八摸》、《小尼姑思凡》者,盖属此类。

  曲分南曲、北曲两大类。南曲接近于词,北曲兴起稍早,且分剧曲(类似戏曲唱本,间以科白对话,《西厢记》、《牡丹亭》类便是。)和散曲两种,后者乃作者自抒胸臆感闻而发,文学气息更浓冽一些。

  如北曲者,分十二宫调,诸若:「黄钟、正宫、仙吕、中吕、南吕、双调……「黄钟大吕」一词,乃于斯且泛指音律;每种宫调内,曲牌名称纷纭,几近数百。

  但以宫、商、角、征、羽五音古律的曲谱,却随历史步伐而大多湮灭佚失,存世已寥寥,殊甚遗憾可惜。举凡‘平沙落雁、汉宫秋、小桃红、德胜令、朝天子、梅花引、风入松……’等等曲牌音律,在粤剧、京剧、徽剧等伴奏旋律里,也还保留了许多演化变异的痕迹。

  套曲,则由数种宫调的只曲,联缀整合成的组曲;可随调换韵,但同一套的套曲,须用同一个宫调内的曲牌,且一韵到底。

  呈于诸君的套曲,其中若干曲牌名,于主题无涉当尽行略去,虽大体遵循基本程式,鉴于为适应时令的习惯,若干词汇做了现代化的处理,也就不恪守严循曲牌的平仄韵律和字句的章法;严格的说,虚套了个散曲的躯壳,实质上已蜕变成类似鼓词那类体裁,跟《十八摸》相差不多。反正,只不过游戏文字,乱侃瞎编,博君一笑而巳。略作注解,聊助诸君阅览方便。

  文学论坛,行家里手、贤士高人,卧虎藏龙,比比皆为吾师。兹此半瓢羹醋(连半瓶醋的水平都不够哩!)还冒昧献丑,岂敢鲁班门前耍斧头,关羽后门抡大刀般装腔作势;一则:为我文坛小说体裁一统下,试加几粒葱花,而致体裁多样化;二则:供甚少注意此等体裁文字的先生,用以引玉而抛拽半截砖头罢了。
  谬误不实,在所难免,祈请诸君海涵、斧正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上一篇:女人味下一篇:【实验室的情侣奴】